「芥太」1AM

请当成某平行世界
有关于先代的捏造
有dazai娈童捏造

戳这里

「点梗」

对于刺激程度的欲求不满让本掌感到苦恼。

点梗范围文野同人宰受向和原创都可。
(原创可能会被投到weibo牲口发言bot上,不愿意的慎)

越刺激越好,评论私信都可。

天凉了,要骚起来!

「中太」SPIKED COFFEE

现代paro
短小片段

双性转 注意避雷
有经期s●x 注意避雷

----------
SPIKED COFFEE

太像的人,是无法互相拯救的。

1.
谧静街角,灯影阑珊。橘发的年轻女人一手插袋,一手夹烟。
烟气直上。此刻,安然。
LUPIN的门被推开,清脆铃音和道别的人声打扰了烟。
那个黑卷发的女人今天也在此处度过半个夜。
黑发女人发现了来自橘发女人的视线。她对那支抽了一半的烟笑了。那支烟就掉了。
夜色晕淡了羞赧的脸色。
黑发女人虽然走近了,但她大概不会注意拾烟的手指在颤抖。

2.
“这就是太宰小姐的家?”
“嗯。”
接着是一串笑声。
黑发的女人在笑。
整间屋子仿佛只有几堵清白的墙而已。

3.
白色的橱柜上殷红...

「中太」望月而孕

现代paro
abo设定 中a宰o
抹布宰元素有
孕期有
注意避雷
----------
祝大家中秋快乐!
----------
戳这里

「中太」七夕超短打


墨黑的夜幕灰起来,显出黑黢黢的树影。斑驳着污渍的车窗把车厢内外无趣的景色溅出少得可怜的活气。

“中也。”
“怎么?”
“没事。”

昏沉的梦境和恍惚的现实交织,不辨幻真。

亮白色的……双腿?
渍着红的……胸口?

「猜想」开始做梦

请先戳这里看桃总黑樱桃系列原文

首先,假定中也和太宰都是过去的实验品。那么,太宰必须要出现的原因就是这个。而如果太宰还隶属于港黑的话,应该由太宰而不是中也女装潜入。
其次,假定太宰是男性。那么黑樱桃中的女性太宰是幻觉。
再次,假定女性太宰是中也的幻觉。中也“压制”太宰期间,中也就产生了这种幻觉。
再次,假定中也产生这种幻觉的原因是他对于压制太宰的渴望。基于此联想一下先代时的情形。双黑都被作为实验品,而太宰找到了办法脱离控制,中也并没有。于是猜想与太宰腹部伤有关联,可能是严重外伤,也可能是处理严重外伤的药物可以抵冲精神药物的影响。
最后,大胆猜测双黑的关系是需要互相救赎的,双方互相企图压制对方。

「假装是评的剧透」I've lost my mind.

请先戳这里阅读桃总黑樱桃系列原文再开始阅读本评

诚邀各位读完的宝贝和我一起讨论你们的幻觉。(试图建讨论组)

真的,这是剧透!
看!过!原!文!再!看!

恒真的——肇因与结尾

肇因:在太宰潜入搜查失联一周后,森安排中也女装潜入。

结尾:中也离开前冲了冷水澡,并感到焦虑。中也在国木田抵达之前离开了。中也联系的国木田。国木田抵达时,太宰独自一人在指定房间,穿戴整齐,腹部有伤,有颈部注射痕迹。房间里有刺鼻化学气味(被“清理”的现场是异样的药味和铁锈味,不知道是不是同种味道?)。

除太宰外的对方组织重要商品全数无重大外伤,仅受到精神药物(原文使用“du pin”一词)控制。

“一个男人……总...

「中太」完全无法理解啊~

校园paro
年龄操作 中也老师╳YJ学生宰
有路人成分
注意避雷
----------

订单信息
单主:中原**
金额:一万円
地点:学校厕所
备注:自修课普通地过来

太宰治在中原中也老师的物理课上接到了上述订单。
中也钴蓝色的眼睛冷得几乎要结上一层霜。太宰反复揣度着这位严格认真的老师的心思。是想检举揭发太宰吗,还是单纯好奇?都不像他啊。

“乖乖地来了?”
“老师那边应该显示‘已接单’了吧。如果不来要付违约金的。先扫码付款还是做完再付?”
中原中也的审视让太宰不适,比那些男人粘腻恶臭的汗液还让他受不了。

中原中也再度回忆起那一幕。那时他还是新来的教师,太宰也才刚入学。
中也只是瞥见一眼——就是在这个厕所隔间...

「中太」约P情缘(下)

现代paro
剧情跳跃
角色犯罪
女装
注意避雷
-----------

“哇,中也大哥,你最近公费约P是不是太频繁了?”立原的惊呼回荡在办公室里。
知道实情的、不知道实情的都在暗笑。
中原中也本人展露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和一句“算是吧”把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吓了一跳。他还是那个严肃认真的头牌律师中原中也?
尾崎红叶走了过来,闻到办公室里微妙的气氛,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。她展露一个嘲笑,说:“能公费约不是我们事务所的传统吗?等你们段位高了都会有这种案子的。”
几个新人发出几不可闻的惊呼,向身边的前辈讨教。
“话是这么说。上周末,我可是亲眼所见中也大哥和女朋友逛街。他这样是不是……不太好?”立原话说到一半被尾崎红叶略显惊...

「中太」约P情缘(上)

现代paro
直男(?)中╳YJ宰
注意避雷
---------

太宰治已经换上了夏服,但是细瘦的手臂仍然包裹在密密匝匝的绷带里,丝毫不显清凉。他刚刚踏出校门,在夕阳下的街道上,逆着人流向市中心的方向去。
上次那个人是怎么样来着?太宰治带着思绪飘散天外的表情试图回忆今天的金主上次的表现……
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油腻谢顶的中年人。他觍着那张肥脸,求太宰把胸口的绷带取下来蒙住他那双眼球突出的小眼睛,再用一段绷带捆住他的手,顺便再取一截来勒住他的短脖子就更好了。他似乎是一位区域高管。太宰想象着他平日颐指气使、不把地位比他低的人放在眼里的样子,再看看他现在那张红得像恋爱中的少女一般的脸,不知怎的,让人有一瞬间想发...

© 仙人掌♡ | Powered by LOFTER